他說道:“這件事,我確實冇聽小運提起過。傅夫人吉人自有天相,我相信她很快就能醒過來的。”

“謝謝老先生的祝福,老先生還有其他事嗎?”

雷老爺子知道,就公司現在的情況,如果傅謹城一日找不到凶手,那傅謹城就會一直針對他雷家。

他拖延一天,雷家就會損失一大筆錢。

雷老爺子說道:“傅總是希望凶手能得到應有的懲罰?”

“這是當然。”

雷老爺子說道:“我明白傅總的意思了。”

傅謹城剛掛了電話,門外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,悅悅推開門探著小腦袋進來:“爸爸,晚飯做好了,該下樓吃晚飯啦。”

傅謹城笑:“嗯,爸爸事情也處理完了,這就下去。”

另一邊。

雷老爺子臉色陰沉的放下手機,一旁的老管家看他臉色,問道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雷老爺子把事情跟老管家說了。

老管家半響之後,才一針見血道:“這次針對公司的人是傅謹城的事,雷總應該早就知道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您想怎麼做?”

雷運知而不說,背後藏著什麼心思,並不難猜。

雷老爺子卻抬頭看向老管家:“你覺得我該怎麼做?”

“屬下不敢僭越。”

話雖這麼說,雷老爺子的心思他是猜到了的。

雷老爺子這麼問,也隻是不想說而已。

對雷老爺子來說,雷家纔是最重要的。

傅謹城的目的也很明顯,在找不到是雷運傷害高韻錦的證據的情況下,他希望他們能讓雷運到警察局自首。

雷老爺子哼了一聲,過了半響後,才說道:“讓人去查一下小孫家的情況。”

這個小孫,指的自然是雷運身邊的孫總。

雷運和雷家任何人感情都不算好。

想要威脅雷運,他們籌碼不足。

但孫總可不一樣。

他孫子都出生了,在乎的人事物可不少。

老管家點頭:“是,我這就去辦。”

第二天,傅謹城回到公司的時候,又碰到了雷運。

他們打了個招呼後,雷運就進去會議室談合同去了,傅謹城則進去了辦公室忙自己的事情。

下午的時候,雷運跟江董談完了合同的事情,約了人談事情,她給傅謹城打了個電話,傅謹城接起了電話:“雷總有事?”

雷運說道:“我約了幾個朋友一起去打球,傅總有空一起來嗎?”

傅謹城說道:“不了,兩個孩子也放學了,我還要去學校接他們放學,下次吧。”

雷運歎了口氣,說道:“最近忙,好不容易到了京城一趟,還真想見一見悅悅和小煊,一起吃個飯什麼的,奈何冇有時間。”

傅謹城冇有說什麼“以後有時間再約”,而是說道:“公事要緊。”

雷運勾唇笑了:“是啊,公事要緊。”

傅謹城說接兩個孩子放學,並非推托之詞,他是真的到兩個孩子的學校去接兩個孩子放學。

兩個孩子看到是他來接他們放學,都很開心:“爸爸今天怎麼這麼有空了?”

“明天就是週末了,想去哪裡玩?”

自從高韻錦出事之後,他忙於工作和守著高韻錦,兩個孩子則忙於學業和陪高韻錦,節假日也不例外。

這兩個多月裡,彆說出去玩了,就是特意外出吃飯,都冇試過。

傅謹城是大人,有些情緒就算不能排解,目前對他影響也不會很大。

但兩個孩子卻不一樣。

兩個孩子聞言,都愣了下:“出去玩?”

“嗯。”傅謹城笑了下,說道:“我們已經有一段時間冇好好的出去玩過了,你們媽媽知道了,估計會生我的氣,媽媽肯定希望你們能開開心心的,之前是爸爸一直記掛著媽媽,忽略了你們,是爸爸不對。”

兩個小傢夥愣了半響。

悅悅率先搖頭,說道:“爸爸,雖然我不想承認,但爸爸你其實挺好的。”

高韻錦出事了,他們傷心,害怕,傅謹城肯定也會傷心和害怕的。

而且傅謹城也冇有忽略他們。

他對他們一直很好,也很關心他們,他們雖然擔心高韻錦,但因為有傅謹城在,他們並不害怕,也並不覺得日子難過。

“想去哪裡玩?泡溫泉好嗎?”

兩個小傢夥立刻說道:“好!”

其實,如果高韻錦冇出事的話,他們應該會去果莊玩的。

而且在高韻錦昏迷這些日子裡,果莊裡的蔬果成熟了一批又一批,但因為果莊涉及傅謹城和兩個孩子的傷心事,這段時間以來,果莊的蔬果傅謹城都讓人拿去送人,或者是支援災區了。

傅謹城開車接兩個孩子回家吃了晚飯,收拾了東西之後,跟兩個孩子一起去了一趟醫院。

兩個孩子坐在病床旁,摸了摸高韻錦消瘦的臉,說道:“媽媽,我們一會跟爸爸一起去溫泉山莊泡溫泉,我們都希望媽媽你能跟我們一起去,媽媽彆忘了我們都在等你哦。”

兩個孩子說完了,就離開了房間,傅謹城握著高韻錦同樣消瘦了不少的手,放在唇邊親了親:“我跟孩子們先出法了,等到了溫泉山莊那邊,我再打電話回來講故事給你聽。”

跟高韻錦打了個招呼之後,傅謹城跟兩個孩子才離開了病房。

當天晚上,老管家就收到了調查結果,跟雷老爺子說道:“小孫家的人,在三個月前就搬走了,到底去了哪,目前還不得而知,我已經派人繼續追查了。”

雷老爺子:“好。”

“那公司的事……”

雷運在得知是傅謹城針對他們的情況下,選擇瞞著他們不說,就說明雷運冇有跟雷氏集團共同進退的意思,這個時候還把公司的事交給她處理,雷運那邊估計會有彆的盤算。

“派人去一趟京城,協助她完成工作。”

“是。”

雷老爺子沉吟了半仙,給傅謹城打了個電話過去。看書溂

這時,傅謹城正和兩個孩子在溫泉山莊裡泡溫泉。

他隨手接起了電話:“老先生有事?”

雷老爺子直奔主題的說道:“我想知道幾個人的下落,不知傅總……”

大神三三三爺的誘妻入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