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話,秦翼也十分好奇。

雖然他來得晚了些,但是也在門外聽到了傅塵寰的話。

他更是好奇洛嬈為什麼突然如此激動的殺去沉棲府上。

她可不是個容易衝動的人。

必定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纔會如此。

然而傅塵寰接下來的話,讓在場之人皆是大驚——

“那是因為,洛清淵,就是洛嬈!”

皇上和秦翼都驚住了,不可思議的看著傅塵寰。

傅塵寰解釋道:“洛清淵之前的身體裡,便是洛嬈的靈魂,洛嬈的死也是沉棲一手造成,也是沉棲將洛清淵帶到了黎國。”

“後來洛清淵死在聚魂山的曆練,又被沉棲所救,洛嬈,也就回來了。”

“至始至終,她們都是同一人。”

“這就能解釋,為何洛清淵來到黎國要當大祭司,也就能解釋她一個天闕國人,實力如何能在溫心桐之上。”

聽完這番解釋之後,皇上震驚萬分。

的確如此。

之前的不合理,如今都能解釋了。

秦翼更是震驚在原地說不出話,原來,那是洛清淵,原來,洛清淵就是洛嬈......

傅塵寰繼續說道:“洛嬈當大祭司這麼久,從來不是個衝動的人,她與沉棲的仇怨並非這一樁事,卻也從未明目張膽的刺殺過沉棲。”

“此次是得知沉棲離間她與溫心桐的真相,纔會崩潰。”

“畢竟溫心桐曾是洛嬈最要好的師妹,卻在沉棲的離間之下讓洛嬈親手殺了溫心桐。”

“這樣的打擊,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承受不住。”

“沉棲作惡多端,此事已經傳開,惹的百姓頗多怨言,皇上若要因此事責罰大祭司,恐怕......”

聽到這裡,皇上眉頭緊鎖。

他冇想到沉棲在背後竟然做了這樣的事情。

有溫心桐這條人命橫在中間,隻怕洛嬈是不會放過沉棲的。

此次水患若非大祭司提前算到,還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傷亡和損失。

黎國不能冇有大祭司。

若是洛嬈不乾了,那這祭司一族還真找不出第二個可以擔任大祭司之位的人。

所以,非但不能責罰,還得好生安撫。

思量過後,皇上便下令道:“既是如此,那洛嬈所為也是情有可原。”

“也不知道溫心桐的屍體還能不能找到,如若不能,朕讓人在祭司一族,打造一座溫心桐的石像,也可供人祭奠。”

聽皇上這話,傅塵寰便知道皇上這是在安撫洛嬈了。

立刻抬手行禮,“臣代大祭司謝過皇上。”

“行,你們下去吧。”

“朕也乏了。”

隨後傅塵寰和秦翼兩人便離開了禦書房,而皇上也在公公的攙扶下回了寢宮。

還吩咐道:“朕身體不適,需要休息,今日任何人都不見。”

“記住,是任何人!”

“是!”

皇上剛回寢宮不久,皇後便急匆匆的找來了。

“皇上!”

皇後要進寢宮去找皇上,卻被門口的公公攔住。

“皇後孃娘,皇上今日龍體不適,已經喝過藥休息了,誰也不見。”

聞言,皇後臉色一變,怒道:“本宮是皇後,本宮也見不得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