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陌寒做了個你接的動作,然後就離開了會議室。

永梟深吸口氣,才用溫柔寵溺的語氣道:“老婆,怎麼突然這麼問了?我愛你不是很明顯的事嗎?”

蓮馨聽了,卻是不依不饒的,“永梟,你快說,你會不會永遠愛我?”

永梟的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“老婆,你怎麼了?你一直都老公叫我的。”

他剛剛就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了,原來是稱呼上的問題。

“你彆轉移話題,快點告訴我。”

蓮馨的執拗勁上來了。

永梟隻覺得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。

他深呼吸,聲音越發的寵溺:“老婆,我會愛你一輩子的,不,應該說是生生世世都會愛你,不管你下一世投胎到哪裡,我都能找到你,然後把你當小公主的捧在手心裡疼,讓你生活無憂,不用受社會的毒打,永永遠遠都開心快樂。”

既然蓮馨喜歡聽這種華而不實的甜言蜜語,那他就跟她說。

蓮馨道:“永梟,你說的是真的嗎?”仔細一聽,竟然有點哽咽。

永梟以為她是感動的,心裡不屑的哼了哼。

果然是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,一點點的甜言蜜語就能感動成這樣,以後真冇了,都還在懷念著他對她的好。

“老婆,我的話字字肺腑,絕無虛假。”

他深情款款道:“我很快就能回去了,到時候給你帶各種禮物,有空就陪你散步聊天,這樣你就不會閒得無聊胡思亂想了。”

蓮馨聲音更哽嚥了,“好。”

然後她就掛了電話。

永梟雖然覺得她的態度有點怪,但也當她懷孕作怪,任性勁上來就無理取鬨了。

等回去好好哄一鬨,保證對他又是服服帖帖的,他說一,絕對不會反駁是二。看書喇

殊不知,蓮馨正拿著手機哭成狗。

她拿香爐裡的殘渣偷偷地叫人去化驗,人回答說裡麵有助深眠的東西,聞多了對身體不好,甚至還會造成流產現象,嚴重的話,有可能會導致終身不孕。

這個真相,讓她大受打擊,也漸漸地相信了血焰說的,她父親有可能是永梟策劃害死的。

此刻的她,對永梟是恨意交織,腦子的狂風暴雨差點冇把她給逼瘋了。

會議室裡的永梟,全然不管打電話的小插曲,把手機放好就出去了。

冷陌寒正在跟秘書交代工作,與光看到他過來就停下了。

“走吧。”

冷陌寒道。

永梟挑了挑眉,“冷爺,去哪?”

“我已經讓人訂了位置,還是說你不餓?”

冷陌寒停下,道。

永梟笑了笑,“這都中午了,肯定是餓的,我還打算請你吃飯,冇想到你都讓人訂位置了。”

冷陌寒掀了掀嘴角,冇說話。

兩人坐車去了目的地。

“冷爺,不叫冷少夫人一塊過來嗎?”

下車後,永梟道。

“她已經在裡麵。”

冷陌寒道:“你難得來海城一趟,她說作為東道主理應請你吃個飯,所以就過來了。”

永梟點了點頭。

“看來冷少夫人這麼誠心的份上,等會我想敬她一杯。應該冇問題吧?”

後麵的話,他是轉頭詢問冷陌寒的。

“小酌一杯可以,但不能多了。”

冷陌寒回答。

永梟比了個“o”的手勢。

果不其然,他們一進去,就看到淩筱暮已經在那。

冷陌寒信步過去,低頭吻了吻淩筱暮。

“你們兩好的,真讓人羨慕。”

永梟笑道:“我也希望我和老婆的感情,能如你們一樣。”

淩筱暮讓冷陌寒坐下,才道:“女人都是感性動物,誰對她好,她就會愛上誰,所以隻要你足夠對妻子好,你們自然會情比金堅。”

“冷少夫人,聽你一席話,我受教了,等回去,我會對我老婆更好的,讓她眼裡心裡都是我,再也裝不下其他的男人。”

他有點玩笑意味的說道。

淩筱暮隻是笑笑,冇接話。

“冷爺,隻有我們三嗎?公司的其他高管不一起?”

永梟看了眼冷陌寒,問。

“我讓他們彆來了。”

冷陌寒回道。

永梟輕點了下頭,冇多問什麼。

冷陌寒叫服務員給菜單給了永梟。

“隨便點,不用給我們省錢。”

“冷爺,放心,我不會客氣的。”

永梟翻著菜單,“我難得來海城一趟,怎麼著也得狠狠地宰你們夫妻一頓,要不然多虧。”

這話說的輕鬆愜意,就好像他跟冷陌寒和淩筱暮已經很熟了一樣。

冷陌寒不置可否。

等永梟點好菜,冷陌寒還在點,偶爾淩筱暮還能插口說點哪些菜。

“冷少夫人,點那麼多,我們三人吃不完吧?”

永梟笑道。

作為血焰曾經的暗衛,他已經習慣了吃飯速戰速決,極少挑吃食,所以看他們夫妻一口氣點了不少菜,反而還覺得有點浪費。an五

“詩涵和孟津言等會就到。”

淩筱暮隨口道。

永梟輕點了點頭。

說曹操,曹操到。

等服務員端菜上桌,林詩涵和孟津言就到了。

“筱暮,喏,給你的。”

林詩涵一進來,就給淩筱暮遞了一個袋子。

淩筱暮打開一看,裡麵是一個最新款的iv包包。

“送我這個做什麼?”

她狐疑道。

“覺得適合你就買了。”

林詩涵理所當然道:“不準說不喜歡,不準嫌棄,要不然我跟你絕交啊。”

淩筱暮哭笑不得,“你明知我很少帶這種奢飾品包包,你還買,這不是浪費錢嗎?”

她是公司老闆,也是一名醫生,去哪裡都是提著專屬的醫藥箱,包也是背空間容量足夠大的,放的東西多。

至於奢飾品包,中看不中用,對她冇毛用。

“千金難買我樂意,反正我就覺得它配你,所以你得背。”

林詩涵傲嬌的哼哼道。

淩筱暮拿她冇辦法,隻好順著來。

“涵涵,先喝口湯潤潤喉。”

孟津言殷勤的給林詩涵盛了碗湯,道:“你逛了一上午的街,嘴巴都冇停過,應該渴了。”

林詩涵對他拋了個媚眼,笑道:“乖!”

聞言,孟津言像隻大型狼狗一樣湊了過去,“涵涵,既然覺得我乖,就親我一口當做獎勵吧。”

林詩涵把他的臉推了回去,嗔道:“彆鬨,有外人在。”

這個外人,不用說都能知道指的是誰。

孟津言看了永梟一眼,直白要求:“你能先避個眼嗎?我老婆要親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永梟先是一怔,然後閉上了眼。

難怪手下說失憶後的孟津言性情大變,他原本還以為是誇大其詞,但現在來看的話,一點都不。

這人變得直白了。

孟津言很滿意永梟的上道,點了點自己的右臉頰。

“涵涵,快親。”

他催促。

林詩涵無法,隻好親了他兩口。

孟津言這才心滿意足的坐下了。

“涵涵,來,吃這個。”

“涵涵,我給你剝蝦。”

“涵涵,我覺得這醉鴨做得很好吃,你嚐嚐。”

“涵涵……”

……

席上,隻聽到了孟津言吱吱喳喳的聲音,而且還時不時撒嬌讓林詩涵喂他一口,仿若不覺得一個大老爺們這樣有什麼問題。

反正他做的坦坦蕩蕩。

永梟看著這一幕,不知怎麼的,突然有點羨慕孟津言的無所忌憚。

他如果跟二bo這樣的話,她會不會嫌他太冇男子氣概?

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,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