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場表演結束之後,樂隊便收拾東西下了台,揚揚剛放好東西,就發現楊小旗不見了蹤影,他忍不住問:“小旗呢?”

璐璐一聳肩:“跑了,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跟見了鬼一樣,剛纔我進門就見她嗖的一下不見了……”

她還在吐槽著,揚揚卻是皺眉思索著,眼裡隱隱有著一絲惋惜……

此刻的楊小旗的確如秦璐所說的,跑了。

剛纔見到石越的時候她就料到了,這個男人是不打算放過她了,可是她不想跟他有牽扯,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逃跑。

快速的穿過酒吧一條街,她來到大路上,抬手攔車。

恰巧一輛出租車在她的跟前停下,打開車門她就要往裡鑽,隻是下一秒,車門卻是猛地被甩上,她直接被追過來的石越禁錮在了車門之外。

楊小旗怒瞪著他:“你乾什麼?!”

“你跑什麼?”石越笑問。

看著他臉上的這笑容,楊小旗更加的不悅了:“關你屁事!”

說著她想推開石越,可是男人的力氣卻是大得她根本推不動:“你放開我!大街上耍流氓是不是!”

怎料石越湊在她的耳邊低聲曖昧道:“更流氓的事情都做過了,你還怕這個?”

頓時,楊小旗被氣得直咬牙!

一旁的出租車司機等得有些不耐煩,探頭問:“還走不走啊!”

石越一個警告的眼神,嚇得那司機立刻踩下油門,車子急馳而去!

楊小旗被帶得一個踉蹌,直接摔進了石越的懷裡!

“喲,主動投懷送抱。”

“送你個頭!”楊小旗氣惱不已,為什麼每次麵對這個男人的時候她都要吃癟!

她用力的推開了石越,轉身就走。

可是石越卻是亦步亦趨的緊跟著她:“我們聊聊吧。”

“我跟你冇什麼好聊的!”楊小旗說著便加快了腳步。

可是她走得快,石越走得更快,而且還比她輕鬆:“既然你不想聊,那我就直接做了。”

他一個“做”字,驚得楊小旗寒毛都豎起來了!

腳下一個趔趄,直接往前栽倒!

不過,石越卻是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,甚至還惡劣的壞笑:“你看,這是你第幾次主動朝我懷裡撲了?”

楊小旗惱怒不已,她也不走了,直接瞪著石越:“你說吧,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

“我難道做得還不夠明顯嗎?”

“你的明顯是指騷擾我?”楊小旗挑眉。

“很顯然,你的理解有偏差,我在追求你。”

石越直白的話語讓楊小旗頓時臉一紅,她卻是冇有被衝昏頭腦,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,她才道:“我們不過是睡了一覺而已,現在都什麼年代了,你不會想著要我對你負責吧?”

見她將這件事說得這麼輕描淡寫,石越倒也冇有生氣,因為他心裡清楚,這丫頭絕對是嘴上逞強,那一晚她那生澀的反應,完全足以說明一切,那是她的第一次。

“我並冇有要求你負責,我說了,我在追求你,所以希望你彆再逃避。”

楊小旗冷笑:“你可真有意思,你追求,我就一定得答應嗎?”

“現在不答應沒關係,你遲早會答應。”石越說得坦然。

,content_num